本Script功能提供修正IE6對png圖檔的正常顯示,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
*
 
 

會員登入
*
*
電子報訂閱
*
   
* 首頁 » 學會出版 » 臺灣社會學刊 » 歷任主編的話
臺灣社會學刊
 歷任主編的話
作為社會學論壇的學術刊物  2010-2012年主編 王宏仁

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擔任主編期間:2010.08至 2012.07

準備要接任學刊的主編時,心底是蠻惶恐的,一方面是自己的行政工作已經十分繁忙,不知是否有足夠的時間來處理龐大的進稿量,而這或許是時間管理的問題而已,但更大的壓力可能是來自於擔任「守門人」的角色。

這個壓力就如我曾經在主編的話寫過:「能夠成功投稿刊登在學刊,不僅是學術研究能力受到學界同儕的肯定,在目前學術資源的分配上也具有一定的獎勵,因此投稿成功與否,牽動著包含編委、作者、旁觀者的心情。」如何在鼓勵學界同仁投稿與不遭受挫折,跟維持期刊文章的品質之間,做一個最佳判斷,並非那麼容易。

學刊作為思想交流的論壇
幸好主編的此屆編委會成員(紀駿傑教授、楊靜利教授、王金壽教授、鄧建邦教授、傅立葉教授、吳嘉苓教授),都有豐富的投稿與審稿經驗,因此經過討論後,大家重新將學刊定位,也就是將學刊當成是一個學界的論壇,為了提供學界新的思想、具爭議的文章在此論壇發表,我們就應該要容忍一定程度的不完美,更何況我們都有可能犯錯,就如Bauman and Tester說的:「只有當我們不確定我們的智慧、並且承認有錯誤的可能時,我們才可以善良地對待彼此,而且才能節制自己不朝殘酷靠攏。」

因此此屆編委會同意,盡量不做「直接退稿」的決議,除非認為資料必須重新蒐集,或者分析架構必須重新改寫,或者問題意識凌亂,以及其他可能難以修改的狀況,否則即使審查人都認為很不滿意,但如編委會仍然認為該文有發展潛力時,我們會利用前幾屆編委所設計的「退稿,但鼓勵重新投稿」(Rewrite and Resubmit) 欄位來做決議。或許聽到「退稿」兩個字,作者們心中會為之一震,但當編委會做出此建議時,通常會提供修改的意見,而且當重新投稿時,也會以新的稿件來處理,不會重新送給原審查人,避免原審查人有既定印象而影響了此稿件的對待。

這樣子,主編的角色也就從守門人轉化成為溝通者,大大減低了我的焦慮感。透過這樣的編輯政策,希望讓更多文章有機會刊登,而且讓一些新研究領域但仍帶有爭議色彩(provocative)的文章,也能在此園地與大家分享。確實,在主編的兩年期間,有兩或三篇稿子是「重新投稿」後接受刊登的,當然,也有一些「退稿,但鼓勵重新投稿」的稿子,在我卸任之前,仍然沒有重新投回,甚為可惜。具爭議的文章也有,但是我們把這類的文章留給學界讀者來判斷,而非只有刊登各方意見都可以接受的稿子。

也許因為編輯政策改變為論壇的概念,因此投稿量與接受數量都有增加的趨勢,在2011年已經有三期的出版,同樣地,在2012年也有足夠的接受刊登稿量來出版三期,期盼在未來的主編引領下,學刊可以成為季刊,讓出版經費的煩惱留給理事長就好!

學刊審查過程的特色
審查過程中,難免會有遺珠之憾,但在過去與目前的審查過程中,絕大多數的審查者都非常盡心盡力,從其專業的角度來提供作者可能的新視角;此外,不管接受與否,歷任與現任編委會的委員們必定會反覆閱讀投稿與修訂的文稿、審查者意見書,最後在每個月一次的編委會來討論該文,若有需要,編委或主編會親自與作者聯繫溝通,希望這樣的多重過程可以降低任何不公平的處理。
編委會是作者與審查人之間的溝通橋樑,而學刊過去幾屆編委會所建立的特色之一,就是編委們會直接與作者聯絡溝通,避免因為文字語句的表達不清而有所誤會,特別是當審查結果為兩個對立意見時,編委們的直接溝通比較能夠讓作者清楚修改的方向,避免多走一些冤枉路,造成作者、審查人與編委會三輸的場景,我想接過電話的幾位作者,都可以感受到學刊編委會委員們直接溝通的誠意與效率。
直接溝通,以及不支付審稿費,這或許是台灣學界的一個特色與奇蹟。我似乎還沒有聽到台灣的那一本期刊不支付審稿費用的,但是在學界同仁的共同努力奉獻下,學刊已經如此維持了數十年之久的優良傳統,並沒有任何審查人會因為審查費的原因而拒絕我們的審查邀請。在台灣,審查費用有其發展的特殊歷史,也就是當教授薪資非常低的年代,政府使用一堆名目來補貼教師工資,例如出考題費、閱卷費、導生費、論文指導費、、、不一而足,出版期刊的單位會編列「審查費」且可以通過嚴格的會計單位核准,大概也是在該歷史時空中誕生的。不過在西方學界的期刊慣例是同儕審查沒有利益關係,這樣的學術慣例在台灣竟然只有台灣社會學刊才出現,真的十分令人敬佩。

對於未來的期待
比較遺憾的是,在主編的這兩年期間,書評的部份仍然非常薄弱。這個現象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學界近幾年的書籍出版沒有那麼多,但是總量來說,其實也不少,例如學會年會每年都有一個panel討論新出版的書籍,每一年大概也都有六、七本以上,如果加上對於外文出版的書籍,應該也可以有不少的書評。
或許更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書評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目前的學術計點制度根本不承認書評具有相當的重要性,認為只是將書本的重點重新摘要加以簡單評述而已!但寫過書評的作者都知道,好的書評就非常接近於一篇文獻評議(review essay),須要熟悉該領域的相關研究與文獻,才能做出比較正確的判斷與評論。此外,國內尚未有比較深遠的書評文化傳統,因此如何在評價跟語氣拿捏上面取得平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使得大家對於書評此事多少有點畏懼。
此外,作為學會的機關刊物,如果可以適時地針對當下台灣社會發生的重大事件,進行論壇討論,並且在學刊刊登,那麼也可能開發出新的研究議題,畢竟社會學的研究發展,與在地社會發展息息相關,如果台灣的社會學研究可以貢獻給世界其他區域的研究,那麼特殊在地議題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回首1990年代初期,在學刊發表似乎不是一件甚麼大事,甚至到了1990年代末期,學刊仍然呈現不穩定出版狀態。但是進入21世紀之後,隨著外在學術環境的劇變,學刊也必須順應此新潮流,此變化反而給學刊走上一條非常制度化的道路,十幾年下來,逐漸累積成為學界的共同資產,希望這樣的文化資本積累可以持續下去,貢獻給台灣與世界各地的社會。

 
*
本站適用瀏覽器為 IE 7.0以上 ; 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2013 © 臺灣社會學會版權所有 如有引用轉載請註明出處
聯絡人:邱乙甯小姐  電話:(02)2652-5126  傳真:(02)2652-5050  Email: tsa@gate.sinica.edu.tw
地址:115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128號中研院人文館南棟921B辦公室 【本網站由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贊助製作】 :::
*   TELDAP計畫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