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修正IE6對png圖檔的正常顯示,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
*
 
 

會員登入
*
*
電子報訂閱
*
   
* 首頁 » 最新公告 » 其他 » 內容
其他
【鄒川雄學術思想與教育理念系列(一)】一個走在幸福路上的社會學家---鄒川雄(文/周平)
【發佈時間】2018-05-15

一個走在幸福路上的社會學家---鄒川雄
文/周平


緣起
2018年3月24日,在南華大學服務長達21年的社會學者鄒川雄,舉辦了一場學術思想與教育理念的研討會,事實上,這不單是一場研討會,這也是他的生前告別式,更是他作為生命教育導師的最後一堂生命教育課。
鄒川雄是我大學教書生涯中最重要的夥伴,我們在同一個校系為共同的理念而奮戰。我們曾經合作無間地對抗大學中的沉淪力量;也曾攜手構想多個科技部和教育部的計畫;更曾以台灣高教絕無僅有的二人相聲組合方式,在全台各地(甚至國外)的大學、高中校園,進行亦莊亦諧、插科打諢、嬉笑怒罵、說學逗唱的生命教育演講。總算起來,最近這八年來,我們進行了超過200場左右的現場生命教育演講。若再加上這四年來在海內外網路平台的磨課師(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所開授的生命教育--生命不設限課程選課同學,聽過我們演講或授課的學生恐怕超過十萬人了。
鄒川雄在南華大學服務期間,一直兼任各單位的行政主管,包括教育社會學所所長、通識中心主任、研發處處長、教學發展處主任和教務處處長等。多年的行政服務,雖然為南華大學的教師教學和學生學習環境做出不可抹滅的貢獻。但一個充滿教育理念的行動主體,遇到台灣高教全面地新管理主義和績效主義所衍生的權力、利益和名聲盤根錯節的結構化環境。鄒川雄以孤臣孽子的心志,或者是韋伯所謂「學術作為一種志業」的決心,試圖在惡劣的高教環境中,力挽狂爛地減緩大學向下沉淪的速度。
然而,他就像薛西佛斯一般,義無反顧地朝著山頂推著巨石,滾下來後,他並不氣餒,繼續奮力向上推著。一次又一次地,似乎有了那麼點成績,但腐敗的大學行政結構卻讓他的努力似乎是徒勞無功。而他卻已心力交瘁、燈殘油盡。他成了大學這一失速列車上的耗材,一個終於被用到壞掉,準備被丟棄的廢棄物。
一年多前,依舊無日無夜的加班、熬夜和憂心勞神,參加無數個冗長、繁瑣、低效率的行政主管會議。某一天,他開始覺得體內似乎長了甚麼東西。某一餐,他突然覺得會議便當顯得難以下嚥。預約了醫院的胃鏡檢查,但,檢察日還沒有到,他已無法等待,在空前的劇痛中,他被送進了急診室。緊急檢查的結果發現,他罹患了大腸癌第四期,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淋巴腺。一切都太晚了,這個生病的事實不可能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從此,他請了長假,不再踏足大學校園。
一年來的手術、化療和休息,病情並沒有改善,今年初的第二次手術,醫療團隊決定把打開的肚子缝回,不作任何切除,因為癌細胞已與大腸全面沾黏在一起了。自此,鄒川雄住進了安寧病房,是的,強調以緩和醫療,照顧病患生命尊嚴和品質的安寧病房。
鄒川雄21年的教學、研究、服務和輔導生涯確實已然到了盡頭。但是,過去一年來,原本是基督徒但卻長期與上帝疏遠的他,透過日日、時時的靈修、禱告、懺悔和見證,他修復了與上帝的關係。在上帝的懷抱中,他堅定信仰,無所畏懼。身為他的摯友和學術的革命夥伴,我決定為他舉辦一場「鄒川雄學術思想與教育理念研討會」。從他一生的行止和心路歷程,我決定將這場研討會定名為「人的盡頭,神的起頭」。
 
籌備
從決定舉辦研討會那天算起,距離研討會(2018/3/24)不過三週的時間,若要完成議程的安排、與會學者的邀請、寫稿、編輯和送印,以及相關人員和物資的經費籌措,憑我一人之力肯定是不可能的任務。所幸,當我在臉書上首次公開此一計畫時,起了很大的迴響。足見鄒川雄這場生前告別式對眾人的啟發性意義。源源不斷的經費資源和人力網絡竟產生了奇妙的連結。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台灣社會學會理事長陳志柔看到我的初步計畫後,立即在線上為此臨時召開理事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形成共識,史無前例地,決定撥款五萬元以表支援。此外,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則決定將年度研討會六萬元的預算挹注進來。兩筆經費加起來共有十一萬元,讓這場研討會有了豐沛的物質能量。在此要特別感激這兩個單位的情意相挺。
除了物質資源外,若不是多位畢業學生(特別是許宜靜和林玄山兩位)自動請纓,表達協助研討會相關籌備工作的意願,我們仍難以解決多如牛毛的業務。包括:成立臉書社團以利宣傳(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001061373480329/)、催稿、編輯、送印、海報設計、場地布置、接送學者、管帳、錄影、音控、接待…等。當然,嘉義基督教醫院慷慨免費提供可容納200人的會場,也讓我們最憂慮的場地問題(考量鄒川雄的體能和醫療照護問題),能夠順利解決。在此也要特別感謝該院院長、主治醫師、護理人員和行政人員的鼎力相助。此外,這場研討會除了學術議題的發表外,也安排了「桃李滿天下」和「築夢人生與生命翻轉」兩個節目。前者由鄒川雄指導過論文的20多位碩士畢業生,紛紛上台表達對師恩的感念。後者則由貴格活水教會40多位教友以唱聖歌和禱告祈福等方式表達支持。

學術貢獻 
關於鄒川雄學術思想和教育理念的部分,我們分成社會科學本土化、通識與經典教育和質性、書院與生命教育等三個場次來一一介紹。
社會科學本土化部分,共有四位學者發表論文。包括:鄭祖邦的「在不合時宜中的不合時宜?對鄒川雄本土化思想的探討」;黃世明的「從陽奉陰違—拿捏分寸到時位摩盪—迭用剛柔的擬議行事」;湯志傑的「川雄學長對本土化的貢獻與對我個人研究的啟發」;羅中鋒的「歷久而彌新的社會學本土化經典—重溫傳統中國人拿捏分寸與陽奉陰違的行事邏輯」。以上四位學者除了分享了個人與鄒川雄在知識學習上的互動和領受外,也都高度肯定鄒川雄以博士論文為基礎所出版的兩本著作對台灣社會科學本土化思考所做出的巨大貢獻。這兩本書是: 「中國社會學理論」和「中國社會學實踐」。
通識與經典教育部分,也有四位學者發表論文。包括:黃俊儒的「基進經典教育為台灣通識折射的光」;王冠生的「用生命編織的通識錦囊」;林明炤的「一轍萬融:因源得委、自委泝源的通識經典教育」;謝青龍的「從經典到核心南華大學經典教育二十載」。四位學者紛紛肯認個人在通識和經典教育的教學和學習上如何受教於鄒川雄,並且也點出在南華大學服務的鄒川雄曾為南華大學開創出全國首屈一指的通識和經典教育典範。鄒川雄也曾受教育部之託,前往各頂尖大學,輔導和調查經典教育的實施。此外,四位學者也高度肯定鄒川雄的著作「通識教育與經典詮釋—一個教育社會學的反省」一書對台灣通識教育和經典課程的教育工作者的啟發。
質性、書院與生命教育方面,共有三位學者為文。包括:陳川正的「鄒川雄的原創性思維與思維的歷險中的結晶化與實踐改革的恆毅力:在質性研究實踐中融合哈伯瑪斯、博蘭尼、高達美思想的社會教育學」;劉育成的「超越時空的博雅書院教育:未來學堂的理念與實踐」;周平的「鄒川雄生命哲學題綱」。陳川正分享了鄒川雄如何運用哈伯瑪斯的「系統與生活世界」、高達美的「真理與方法」和博蘭尼的「個人知識」等思想開發出以溝通理論、詮釋學和默會知識等為核心的質性研究方法。劉育成則分享了如何與鄒川雄在實際的合作過程中,發展出具體的書院教育和未來學堂的運作模式,開發出以「遊戲、好玩」為核心的大學教育創新模式。周平則以提綱的模式闡述鄒川雄學思歷程最後階段的重心,也就是生命教育。特別介紹了他們兩人多年來在各大專、高中演講和在學校與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Mooc)的主題演講和課程,主題就是「生命教育—生命不設限」。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研討會還邀請了鄒川雄生命中最重要的導師葉啟政老師。原本邀請葉老師來參加鄒川雄的「研討會」,他是有顧忌的。為此,他特別在前一週跑來嘉基安寧病房問鄒川雄: 「你真的不介意嗎?」鄒川雄回答: 「不介意啊!大家是來榮耀我的啊!」確定了這一點後,葉老師在研討會當天排除萬難,在掃墓祭祖之後,立刻從新竹趕來參加這場「生前告別式」。我以為老師百忙中抽空,他能在現場講幾句勉勵的話就好了。沒有想到葉老師又再一次讓我驚嘆。他認真的寫了充滿智慧、愛和幸福的稿子。鄒川雄聆聽完後說,葉老師的話語,讓他有醍醐灌頂的感覺。我則感受到有如長夜明燈,茅塞頓開。
另外,特別值得一提一個讓現場所有人感動到痛哭流涕的場景。鄒川雄聽完老師智慧的話語後,除了感謝老師的最後叮嚀外,更希望藉這個機會感謝如山的師恩、一生的提攜和不離不棄指導論文的情分,他霎時從座位撐起那幾乎沒有肌肉的身子,在葉老師面前跪下,行深深的叩謝大禮。這樣真摯的師生情,著實讓所有與會朋友都淚崩潰提了。我除了淚光閃閃之外,直覺地衝到台上攙扶鄒川雄。這個當下、此在即是永恆幸福的一刻,我其實並不喜歡閃光燈的捕捉,衝上前的另一個目的是為了擋媒體的。
葉老師永遠是我們的老師,他在「白髮人送黑髮人」情境中,仍溫柔地用京都學派西田幾多郎的「絕對無」、尼采的「超克人」和希臘時期的幸福概念(Eudaimonia)概念勉勵川雄。他指出,幸福絕不等同於快樂,也非效益論所預設量化的趨樂避苦的計算,反而是在苦難與超越苦難過程中的摩盪。而在葉老師的心目中,鄒川雄就是個幸福的人。
在我與鄒川雄的生命教育課程中,我們曾探討過亞里斯多德的德行論。德行論重視的不是行為的動機、規則的對錯或結果的好壞,而是行為人本身的教養或修養。人存在的目的就是身體力行的實踐修養自身成為一個能充分發揮功能並充分運用其能力的好人。鄒川雄一生在學習、教學、研究、行政服務等方面,無不散發高度的修養,在的待人接物方面總能進退得宜,立身處世方面無不拿捏分寸、恰如其分,在在都體現了作為一個有修養、有德行的君子風範。根據亞里斯多德的看法,一個人一生是否幸福,必須從其完整一生評估。鄒川雄的一生毫不保留地把他最大的潛能都發揮出來並積極自我實現完滿德行和實用智慧(wisdom ),這樣的人生無疑是幸福的。
除了世俗人生外,鄒川雄在一年多的養病期間,更在屬靈的生命中修復了他與上帝的關係。換言之,在人的盡頭處,鄒川雄看到了神的起頭。在上帝的懷抱中,鄒川雄找到了永生的歸處,而這,才是終極的幸福啊!

 
*
本站適用瀏覽器為 IE 7.0以上 ; 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2013 © 臺灣社會學會版權所有 如有引用轉載請註明出處
聯絡人:邱乙甯小姐  電話:(02)2652-5126  傳真:(02)2652-5050  Email: tsa@gate.sinica.edu.tw
地址:115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128號中研院人文館南棟921B辦公室 【本網站由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贊助製作】 :::
*   TELDAP計畫標誌